• <s id="cwoq7"></s>
      1. <noscript id="cwoq7"><ins id="cwoq7"><listing id="cwoq7"></listing></ins></noscript>
        <nobr id="cwoq7"></nobr>

          <ruby id="cwoq7"></ruby>
        1. <label id="cwoq7"><big id="cwoq7"></big></label>

          <ruby id="cwoq7"></ruby>

          欄目導航

          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尋人故事

          兒子不回來 我就不離開
          更新時間:2015-11-01 17:18:36   來源:58尋人網   已瀏覽: 打印本頁

          18年前,福建人陳長城一家來到遵義,經營花草生意。自從兒子丟失后,他表示以前來遵義栽花是為了生活,現在在遵義栽花是為了守候兒子。 

           “已經不再奢望兒子回來和我們一起生活,只想知道兒子過得好不好,是不是健康……”自從兒子陳洋洋(小名:洋洋)14年前失蹤后,陳長城一家就再也沒有回過老家福建,一直在遵義苦等兒子回來。他告訴記者,洋洋今年已經20歲了,希望他能記得回家的路,早日一家團聚。

          兒子被中年男子帶走了

          18年前,福建人陳長城一家來到遵義。他和妻子在三閣公園處開了一家苗圃,生意做得非常紅火。他們膝下有一對非常可愛的兒女,一家四口雖然過得不富裕,但是很幸福。

          1996年4月17日,一場災難降臨了這個幸福的家庭。這天,洋洋像往常一樣背著小書包去師院附小上學。到了教室后,突然想起要交40元的補課費,他便急急忙忙跑回家中拿錢。“我當時正在店里給花澆水,他媽媽生病還沒有起床。”陳長城說,為了不耽誤兒子上課,便讓兒子先去學校上課,補課費他們隨即送去。

          10分鐘后,當妻子帶錢來到教室時,只看見兒子的書包在地上,兒子卻不見蹤影。“看見我兒子了嗎?”妻子連忙詢問任課老師,老師回答說:“他第一節課沒有來,你去操場看一下他在那里玩沒有”。老師的回答讓妻子感覺特別蹊蹺,兒子平時無論去哪里玩,都會帶上書包的,況且現在還是上課時間。沒有細想的她,馬上跑去操場尋找兒子,可是仍然沒有找到。

          隨后,她馬上打電話告訴丈夫,兒子不見了,讓他多找點人來幫忙。“當天走遍了孩子喜歡去玩耍的每一個地方。”陳長城妻子說,當他們去兒子常去的河邊尋找時,偶然從朋友口中得知,看見兒子被一個中年男子帶走了。聽到這個消息,他們心里頓時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兒子不見后,我們日日夜夜在外面尋找,每天天不亮就到附近喊他的名字,一邊喊一邊哭,不知情的路人還以為我們是瘋子。”陳長城說,他當時用盡所有的辦法尋找兒子,跑遍了遵義市以及周邊縣的各大車站,但就是看不到洋洋的身影。

          14年沒有回過老家

          黑色的1996年4月17日,成為陳長城一家人最痛苦的日子。由于兒子的失蹤,陳長城無心經商,將生意全部轉交給自己兄弟經營,他則全身心地和妻子尋找兒子。

          陳長城一家都是福建漳平市人,按照家鄉人的傳統觀念,特別重視男孩子。陳長城告訴記者,自從兒子失蹤后,他們再也沒有回過老家。“兒子弄丟了,我們覺得沒有臉見老一輩的人。而更重要的是我要在這里等兒子回來。”陳長城說,兒子失蹤時,他已經6歲多了,他對遵義應該有很深的印象,因為兒子小的時候,總是和姐姐在苗圃茶園的一個籠子里玩耍,而陳長城夫婦就在外面栽花。

          1998年,陳長城接到通知,在貴陽市公安機關的幫助下有一批小孩脫離了人販子的毒手,丟失孩子的家長可到福利院認領。得知這一消息,陳長城和妻子連夜包車趕到貴陽。在認親過程中,陳長城發現其中有個男孩和洋洋有著驚人的相似,于是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細看了這個小男孩的特征,但是結果卻讓陳長城非常失望,這個男孩并不是自己的孩子。陳長城說:“當時的感覺就像從云端跌到了谷底,特別特別失望。”

          如今,只要報紙有尋親的相關報道,陳長城都會收集。他說,兒子天生頭上有2個“漩”,到現在他和妻子在街上遇到和洋洋同齡的孩子,都會去看看小孩的頭頂,總希望那孩子就是洋洋。

          我會一直在這里守候兒子回來

          “我以前本來打算賺了錢后,就回老家養老。可現在,我會一直守候在這里等兒子回來。”陳長城堅定地說。

          14年了,陳長城夫婦仍舊保存著洋洋的褲子、玩具、照片。“我相信,孩子有一天會回來的。”他告訴記者,他無數次地在腦海里想象著,孩子有一天回來了,他們一家人開開心心地圍著桌子吃飯、聊天……

          陳長城從抽屜里小心翼翼地拿出失蹤兒子的照片給記者看,每當他想兒子時,總會拿出來看看。“這些年來,我們承受著對兒子的牽掛之苦,這種苦,只有做父母的人才體會得到。”陳長城說。(記者 段雪 曹妍) 

          贈人玫瑰,手留余香! 請點擊下面的“分享”按鈕,將此找人尋人的尋人啟事信息擴散到全國各地,或許您的一次舉手之勞就會促成一個家庭團圓!再次感謝您的善舉,好人有好報!
          我要找人:
            • 幫助中心
            • 點擊排行
            • 部分成功案例
          • 發布找人尋人啟事信息
          伊人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