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cwoq7"></s>
      1. <noscript id="cwoq7"><ins id="cwoq7"><listing id="cwoq7"></listing></ins></noscript>
        <nobr id="cwoq7"></nobr>

          <ruby id="cwoq7"></ruby>
        1. <label id="cwoq7"><big id="cwoq7"></big></label>

          <ruby id="cwoq7"></ruby>

          欄目導航

          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網絡熱訊

          夫婦偶遇35年前夭折兒子
          更新時間:2016-08-04 11:59:52   來源:58尋人網   已瀏覽: 打印本頁

          夫婦偶遇夭折兒子,與大兒子一模一樣瞬間認出。中新網南京9月13日電 (記者 劉林)“見到他的第一眼,我的腦袋就‘嗡’的一聲,蒙了!”13日上午,江蘇省沭陽縣的丁巧榮女士告訴中新網記者,自己35年前生了一對雙胞胎兒子,當時醫生稱小兒子“糟蹋”(夭折)了,沒想到前不久竟在同一間病房偶遇了一名與自己大兒子長得近乎雷同的男子,雖然只是第一次見面,但她毫不懷疑這名男子就是失散多年的小兒子。 為何丁巧榮及其丈夫郁光輝如此篤定該男子就是失散的小兒子呢?郁光輝說,身材眉眼和自己都太像了,甚至鼻子上的痣,都與大兒子一模一樣。 “保大人,只能放棄孩子” 事情得從35年前的農歷八月三十日晚上說起。 當天晚上,懷著雙胞胎的丁巧榮感到身體不適,來到沭陽縣城的一家醫院待產。 “大概8點左右,大兒子生出來了。醫生告訴我是個兒子,并讓我繼續使勁,里面還有一個。”丁巧榮告訴記者,當時意識還是清醒的,自己還告訴醫生,肚子里還有一個兒子,早就查過,丁巧榮隨后就暈了過去。 幾個小時后,丁巧榮醒過來后才知道,生“小二子”時自己大出血,休克導致昏迷。更令她感到難過的是“小二子沒了”。 “醫院的人找到婆婆要了4元錢,去處理‘小二子’的事情,兩元錢買‘蒲包’(裹尸布),兩元錢人工費。”郁光輝介紹,當時他還在外地打工,三天后到了家才聽說此事,“醫生說我媳婦大出血,為了保住大人,只能放棄孩子。” 郁光輝回憶道,每次想起這些,母親都很悔恨,當時為啥沒有看個究竟,沒有看到孩子尸體的郁光輝一直對此有些懷疑。 但沒有一點頭緒的郁光輝只能選擇相信醫院的說法,將自己的懷疑埋藏在心中。“我一直就覺得我的‘小二子’沒有夭折,這可能就是冥冥中父子連心的一種牽掛。” “你別找了,孩子爺爺早帶著他去上海了” 1988年的一天,郁光輝的一個侄兒在官墩鄉與幾個朋友喝酒,酒酣耳熱之中,一名家住沭陽東關口的朋友稱,自己附近一戶人家收養了一名官墩鄉的男孩,“據說是雙胞胎中的一個,是一名姓丁的婦女生的。” 沭陽縣東關口距離官墩鄉30多里地,難道自己失散的兒子就在這么近的地方?獲悉此消息的郁光輝發誓一定要找到兒子。 “那一年,我每天都去東關口,一個巷口一個巷口轉。”郁光輝說,30多里地現在看來不太遠,但當時連自行車都沒有,全靠步行,一趟需要1個多小時。 郁光輝回憶,自己經常揣著塊干餅就去尋找兒子,渴了就到老鄉家討口水喝,經常被訓斥“年紀輕輕的怎么就出來乞討,好吃懶做”。 “那幾年我都沒有出去工作,一直在尋找兒子的蹤跡,官墩鄉至東關口基本每天往返一趟。”郁光輝告訴中新網記者,自己不敢公開尋找,怕被人打,只能見到人就打聽,套話。 就這樣,郁光輝打聽了好幾年,都未能尋找到兒子的一絲蹤跡。一位當地婦女看他實在可憐,告訴他說,“你別找了,他們家早都知道你在找,孩子爺爺早帶著孩子去上海了,家里已經沒人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郁光輝慢慢斷了心思,隨大兒子一家去南京開了家飯店,常住南京。由于長期思念“失散”的小兒子,他整宿整宿睡不著覺,“每天夜里能抽兩包煙,血壓高的厲害。”

          贈人玫瑰,手留余香! 請點擊下面的“分享”按鈕,將此找人尋人的尋人啟事信息擴散到全國各地,或許您的一次舉手之勞就會促成一個家庭團圓!再次感謝您的善舉,好人有好報!
          我要找人:
            • 幫助中心
            • 點擊排行
            • 部分成功案例
          • 發布找人尋人啟事信息
          伊人电影